怀抱小太阳心属伯爵

芙蕾雅老婆,最近掉坑弹丸/fgo中……不管爬墙多远,DM和BEY是永远的本命
除了BB啥也不会的咸鱼

只是个段子,老生常谈的孔乙己梗

        天草一回到伽勒底,所有的英灵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时贞,你脸上又多了一个巴掌印了!”他不回答,对咕哒子说,“玛斯塔帮我换一间房间,要爱德蒙隔壁的。”便在众英灵当中坐下。他们又故意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了爱德蒙的胖次了!”天草睁大眼睛说,“你们怎么这样污英灵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趁他去找黑贞小姐的时候跑到他衣柜里乱翻一气,被他发现了,用宝具吊着打。”天草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偷胖次不能算偷……偷胖次!……痴汉的事,能算偷吗?”接着便是难懂的话 ,什么“伯爵的胖次是好文明”,什么“你信不信我用光炮轰你”之类,引得众英灵都哄笑起来:伽勒底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被680太太那篇双伯爵虐到了,来给自己撒点糖

★女装注意
★只是草稿
本来还想画的,室友嫌太吵催睡了😁😂
P2P3上班时候的摸鱼
每次都在质疑画的到底是伯爵还是狛枝orz


忍不住发了一些p图
群里已经发过了
P5.P6来源于雨月太太 @Rainmoon 的短漫//w//
天草这个表情有毒hhhh

打算用作枝儿生贺的手书……腿个目前的进度督促自己好了(其实这个梗想写文的无奈文力不够实在写不出orz)
_(:3 」∠)_去年and前年几次想要做结果都画到一半放弃了
希望这次能坚持下来
虽然一如既往草稿流
(比起背景什么的果然还是画枝儿比较顺手啊呜呜呜)
画不完抽不出天草梅林(千万别)
明天继续,卡第五张卡了太久直接跳过选择先画枝好了,顺便这个设定是枝不是人类www

你们不能因为他帅他是五宝而且无视职阶克制的超级光炮就天天使劲儿嫖他啊!!你们就不能为天草着想一点吗!!!可怜的天草!!!
心疼一下自己每天被嫖的伯爵,顺便今天终于满破了嘿嘿嘿刷了一周的材料

灵感来源微博上一位太太的文
原本已经打算睡了突然激动得从床上爬起来开了电脑
想看天草亲亲他////
他们真好呜呜呜呜呜呜
我也不知道画的是伯爵还是狛枝
原文地址:https://m.weibo.cn/2782314731/4095808153851927
太太车技超好!!

想看他们同框_(:3 」∠)_
每天都被伯爵帅一脸
感觉伯爵就是长大之后的枝,而且变得更加狂气了
两个人各种意义上都很相似,包括气质和外貌
就算是哈哈哈哈起来也很可爱
画了半天的手然后突然想起来二破的手其实是被怨气(大概也许可能?)覆盖的爪子…
昨天打幽灵拿石头续命了,等今天满令咒去打关底boss,希望能过伯爵
最后一天了,祝大家都能出伯爵,不到最后一呼不要放弃啊
伯爵他超棒的,我爱他,虽然以后都没有并肩作战的机会了……
等待――并心怀希望吧★

托马的秘密
★避雷注意:架空,校园,幼驯染设定,花吐梗
CP:TOMATO(托大托无差)
00
“托马君――今天也一起吃饭吗!”
“你这是又去哪里打架了啊,每次都把自己搞成这样!”
托马看了一眼下课之后就迫不及待跑来自己教室门口的大,在发现他手臂上又多出来几道划痕时,有些无奈的敲了敲他的脑门。
“唔,小伤而已啦,又是上次在港口闹事的家伙,不过已经被我狠狠地修理了一顿了!而且啊,上次被我打过的那几个人这次听到我的名号之后腿都吓得发抖呢!总之,比起这个啊,还是赶紧去吃饭吧,托马也不想去晚了抢不到最爱的煎蛋吧?”
打打闹闹习惯了的大对此却不以为意,一把推开对方刚给了自己一个爆栗的手,转而搭上了托马的脖子。
“明明上次的伤都还没好……诶……你?!”在意识到大的手臂勾上了自己的脖子之后,托马有一瞬间的愣神。不过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大以一种极其好兄弟的姿势半拖着往食堂的方向走去了。
路上大一直自顾自大大咧咧地和同学打着招呼,遇到熟人的托马则只是心不在焉的嗯声算是回应,脖子上一直搭着的手臂让他的心脏跳动得有些不安稳。青春期发育的原因,大的胳膊上有着一圈细密的绒毛,触碰到脖子的地方痒痒的,但因为夏天还远未到,这样勾搭在一起并没有出汗,所以也不是不舒服。
只是这姿势有点太过亲密了,虽然两人确实是从小玩到大的邻居没错……然而。啊啊啊果然还是好烦燥啊。
托马对大的那点心思,看起来大似乎并不知情。
“大……”
“嗯?怎么了,托马?”
“不,没什么……算了先去吃饭吧。”
一直到两人端着着餐盘在同一张桌子上面对面坐下,大都没有觉得托马有什么不对劲。
“大……我,……咳咳……”面前的那只煎蛋眼看着就快要被搅烂了,托马还是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托马君,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大抬起头看着眼前吞吞吐吐的青梅竹马,再迟钝也能觉得他有心事了。在看到对面的那只煎蛋里安静躺着的一片绯红的花瓣时,大露出了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
那是他虽然叫不出名字,但也清楚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季节的秋海棠的花瓣。
“你什么时候会变魔术了……?”
01
托马·H·诺尔修坦喜欢大门大。这是无人知晓的,仅属于他自己的秘密。
02
“哥哥,你还不下来吃饭吗?再不来女仆说要把午饭收走了。”
“……让她放着吧,我一会儿就下来,莉莉娜……咳咳……”
“哥哥你怎么了,你是不是生病了?”
“我没事……就是现在还没什么胃口而已……咳咳。”
“那好吧,总之不管有没有胃口最好还是下来吃一点吧。”
03
  已经不记得那天是如何狼狈的捂着嘴从食堂逃离的,每一次张口想要说话都会止不住的咳嗽,并伴随着少许的秋海棠花瓣涌出。他大概知道这是什么病,但是却不能直白地向大解释。所以顺着那句“变魔术”的托辞直接说没准备好就跑回了家,并且让管家请了一个星期的假。
除了大和管家,几乎没有人亲眼目睹这个奇怪的病症,即使托马隐藏的很好,可还是被某些心思缜密观察力惊人的家伙推断出了这样的结论――
“听说了吗三年S班的某个人好像得了花吐症耶,在他的餐盘里发现了秋海棠的花瓣……已经几天都没开学校了耶。”
“而且我听说发病的人貌似是那个‘王子’哟!”
“诶,该不会是谁的恶作剧吧?秋海棠不是八月份才开花吗?”
“谁知道呢~而且,万一不是讹传而是真的的话,那就太可惜啦,‘王子’都有暗恋的人了,看来我们是没机会了唉。”
“不过还是有点在意啊,能让‘王子’暗恋的人,会是谁呢……”
  少女们所不知道的是,此刻她们口中的‘王子’正因为这种奇怪的病症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对着一地的花瓣发呆。
  托马·H·诺尔修坦,父亲是奥地利屈指可数的贵族,母亲是日本人的混血儿,有着一头耀眼的金发。运动,学习,音乐方面都具备惊人的天赋,即使是打架也不输给私立凰学院打架番长大门大。家境优越,被不少少女称之为“王子”一般的存在。
  这样完美的人竟然也有喜欢却无法说出口的对象吗?真叫人意外。
04
  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
  托马几天没来学校了,大也或多或少听到了一些传闻,结合他本人当时所见的情况,托马应该是得了“花吐症”没错了。
  托马有暗恋的人吗?
  会是谁呢?
  淑乃?娜娜美?还是……莉莉娜和知香的话,怎么看都不太可能吧!
比起这个病症本身,大似乎更在意托马君喜欢的人到底是谁这个问题。
  这个人真是的,有了喜欢的人都不告诉我,难道是怕走漏风声吗?可自己像是那种人吗?托马君……好过分,这种事情连从小一起长大的我也瞒着。甚至都得了这么严重的病……严重,等一下!刚刚好像挺到旁边的女孩子说,可能会死!啊哈不可能的吧,那种家伙,就因为无疾而终的暗恋而死去什么的,怎么想都不可能啊!而且,还是那么优秀的家伙,能被他喜欢上的人,一定会非常幸福吧,所以表白什么的,也一定会很顺利吧,花吐症也一定很快就会痊愈的……
  可既然这样,他为什么不去直接对喜欢的人表白呢?
  而且,为什么自己会在知道托马君有了喜欢的人时,有一点失落呢。
  不是发自内心的高兴,而更像是一种要搬家清理物品的时候才发现,陪伴了自己很久的玩具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了的遗憾的心情。
   还是有点不想承认,托马君已经有了喜欢的人的事实啊。
05
  伴随着清脆的玻璃碎裂的声音,一只不知从哪儿飞来的棒球破窗而入,砸在了正在弹钢琴的六岁的金发男孩面前。
  琴音戛然而止,他似乎有些被吓到了,但又很快恢复镇定,有些不满这打扰了自己的棒球。
紧接着楼下就响起了一阵砰砰砰的敲门声。
  这比棒球的声音还要吵,真是扫兴!
  不知道是谁家的野小子。
  即使很不耐烦,良好的修养也不允许他做出无视别人的敲门声的行为。
还是赶紧把他打发走吧。这样想着,托马还是走下楼开了门。
  “你妈妈没教过你打扰别人弹琴是很不礼貌的事情吗?如果是赔玻璃的话就不用了,希望你以后不要……”
   然后就对上了一张无比灿烂又夸张的笑脸。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打烂你家的玻璃窗的,所以,能把我的棒球还给我吗?作为补偿我想请你尝尝我妈妈特制的煎蛋!”
    ……这就是打扰了我弹琴的家伙吗,看起来就很……托马还未说完的话被堵在了嘴边。
噫,这家伙居然是个公主头!
故事起始于原本还算礼貌的一段对话,终结于来自某小王子对公主头打架番长的嘲讽。当然在那之后他们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好朋友并且还发现对方就是自己的邻居。
一直以良好的修养自居的托马在无数次被大的粗神经和各种奇怪的想法的冲击下和他发生过不少的口角,甚至于动起手来。但无论怎样的争吵最后都以碰拳的方式和解。
用大门大自己的话说。
男人就是要用拳头交流的生物!
托马在第一次听到这个观点的时候还提出过质疑,久而久之也渐渐习惯了并不再去和大争论。等到他开始做出利用自己的学委和学生会成员的身份帮助对方翻墙请假逃课去打架一类的事时,才惊觉原来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在一条不可控制的奇怪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做双份的作业与值日,让他踩着自己的背翻墙,在老师询问起来的时候编织出完美的借口,考试前强制的补习,听他说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和观点而不在反驳,只是露出带着些许无奈又似是而非的附和的笑……这些,从托马自己的角度看来,大概是出于良好的修养和忍让吧。
的确,除了打架这种纯粹的力量上是平手,其他方面的自己明显都要更胜一筹,所以让着他……也是理所当然的吧?让着自己的邻居……也是唯一的朋友?
只是托马从来没有想过,如果是对一个女孩子这样,对方会不会有一种想嫁了的心情。在自己看来是“忍让”、“不跟他计较”、“他都这么惨了作为唯一的朋友兼邻居还是帮帮他吧”的事,实际上,说成是“迁就”或许会更合适一点。
这种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质的。
06
    第五天也没有见到托马来上课,大总感觉,他的病可能更严重了。
    这几天大也有去查过这所谓的“花吐症”,总是在看到“死”这个字眼事表示不相信,现在他有点慌张。
托马君……如果不能得到喜爱之人两情相悦的吻,会死吗?
担心的并不是如果托马不在了,就没人帮自己写作业做值日或者逃课打架的问题,而是担心这个人从自己的生命里彻底消失。已经彻底融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的人的,彻底消失。
啊,果然还是,比起托马君会喜欢上别人,更不希望他就此消失啊,那样也太糟糕了吧。
从来不懂畏惧为何物的最强打架番长大门大,竟也有了害怕的事情。
这比让未尝有败绩的自己打架输了更绝望的事情,是永远的失去那个总是在别人面前表现出一副完美温柔的样子,却在会自己面前露出最真实复杂一面的人。
和人毫无风度可言的拌嘴和打架、帮助问题学生写作业甚至逃课的徇私枉法,为了多吃到小百合亲手做的煎蛋从自己碗里抢走的蛮不讲理……这些都是只有自己才能看到的一面。如果、如果让托马君喜欢的人也看到了,那个人会不会变得讨厌他。
但是不管怎么说,都要帮帮他呀。
不想让托马君死掉。
不顾正在上课的大门大腾地站起来离开了座位走出教室,连书包都没有拿。
一定不能让他有事!
07
   “托马君你在吗,快开门,我是大!”
因为常来往的缘故,管家知道这是自家少爷的邻居兼同学,并且还和他关系很好,并没有拦下他,任他到了二楼敲托马的房门。
    大如同八年前的那个午后一样卖力地敲着门,只不过不同于上次敲着他家的大门,这次敲的是房间的门。
心情也一样焦急,也不一样。上一次是担心棒球拿不回来,这一次,是担心这个人再也回不来了。
   “你出去,不要进来!我不想见你……”
托马的话语里抗拒的情绪很强烈,甚至带了一点呕吐和咳嗽的声音,听起来非常难受,大有一种他下一秒就可能要把内脏都吐出来的感觉。
   “你快开门,有什么事不能把门打开我们面对面好好谈一谈吗?”
   “我说了我不想见你,我没事,很快就会好了,只是普通的肺炎而已!咳咳……”
   “你喜欢谁我都可以帮你啊,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实在胆小的话我去帮你表白好了,不要害怕被拒绝啊!能被托马君喜欢的女孩子,一定会觉得很幸福的,她一定会很开心地接受的……所以,不会有事的啊……你……”大还是不放弃,只是说到最后,自己的声音有些说不下去了……好像有什么温热的东西从眼睛里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我不希望看到你死去……
   “白痴,笨蛋,谁喜欢女孩子了!你吵死了!能不能闭嘴!……你怎么……”终于被烦的受不了的托马,也可能是因为不想再听他说下去,开了门。
   “托马君无论喜欢谁都可以,但是我不希望你因为害怕被拒绝所以不能表白就死去啊……”不顾托马刚刚说了什么,在房间的门出现一条缝隙时就推门而入的大终于扑了上去。
08
    在看到房间里铺满了秋海棠的花瓣时,大沉默了。确实跟那天煎蛋里的花瓣一模一样。
    地板,钢琴,床单,窗边,书桌上……仿佛一片红色的花海,有些已经枯萎了无人打扫,就了无生气的躺在地上,灰褐的颜色像是燃烧过后剩余的灰烬,而那情窦初开的少女羞红的脸颊的,无疑是新吐出的花瓣没错了。
   “托马君……” 沉默又犹豫了好一会儿,却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大。
   “就是……你所知道的这样了,……出于一些原因,我现在没办法对喜欢的那个人表白。照这个速度的话,剩下的时间大概还有一个月左右吧。不想”
“你……真的不能说吗?”
    “不能哦……不过你别哭呀……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大这样没心没肺的人,只要把我忘掉就好了。你看我都没有告诉你,也没有去找你。”托马注意到他脸上未干的泪痕,伸出手来想要抹掉。
    “所以就打算这样把自己关在家里一个人偷偷的死掉也不告诉我吗?我很生气的话我也是会哭的啊,会做出……连自己也不清楚的事情哦!”大愤怒地推开了托马朝自己伸过来的手,转而捧起地上那一大片新鲜的花瓣,抓在手里,邀功一样的看着面前惊讶得瞪大了双眼的托马。
     “我听说,这种病,是会传染的吧?如果也有暗恋的人,触碰到了花瓣的话,也会得同样的病?既然……咳咳,托马君不愿意告诉我……咳咳,你喜欢的人,也不敢去表白,连让我替你去表白都不愿意的话,那么――”大一边开始滔滔不绝的自说自话,一边吐出了一片一片的樱花,“那么,就让我,也患上和托马君同样的病症,一起怀抱着这份绝望死去吧,因为我也,喜欢上了一个……不能表白的人啊!”
   “大,你……”
   “我不希望托马君死去啊……因为我最喜欢托马了。帮我写作业做值日的托马,帮我逃课打掩护的托马,让我踩在背上翻墙的托马,考试前比我还要焦虑更担心我会不会挂科的托马……当然也并不只是因为这样才喜欢上托马的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咳出了花瓣,伴随着落下来的还有啪嗒的泪,混在一起哭的很难看的样子。
“我还听说,这种病,治愈的办法,是两情相悦的吻吧……或者,移情别恋。虽然很对不起,用了这样的方法胁迫你,但这是最后一次了……”
“大!!别说了!!”
“如果、如果托马君觉得这样的我很讨厌的话,就赶快去表白啊,不然和我同样的死法岂不是很掉价……如果,如果托马同情我的话,能不能就此移情别恋,喜欢上我呢?……还是……宁愿就这样和我一起死去……唔?!”
再也不等他说完,这次不是用苍白无力的话语,而是直接吻了上去。
从两人嘴里不断涌出的花瓣像被关了闸门的水阀一样戛然而止。
09
    破窗而入的玻璃碎裂的声音。午后如月光般流淌的钢琴的声音。大力敲击像要把门撞开的声音。全部清晰地流进了脑海里。
脚踩在背上的痛,熬夜写题的困倦,面对老师的质问强装无事时心底的惴惴不安……一切的感觉都像是在梦里一样遥远,又那么真实,最后回到紧贴的唇瓣和交握的手心。
我宁可怀抱着绝望死去,也不想被你讨厌啊。
我宁可用明知道会被你讨厌的办法,甚至是死去,也不想你死去啊……
10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知晓你的秘密的,但是我会和你一起保密的!
最后是在大说了这样的话之后结束的,而托马则表示,你不保密也无所谓。
反正,托马君的花吐症突然好了的事实,也很快就会传开吧,连同托马的秘密一起。
然而,这并不是坏事不是吗?
THE END